公司

2019消失的上市公司:仍有大量公司在勉力维持(名单)

2019-12-30 19:28 公司

摘要:大胆猜测,水面之下,仍有大量上市公司在勉力维持。 华商韬略 作者丨王巍峰 12月28日早间,历时四年多、历经全国人大常委会四次审议的新证券法,终于获得表决通过。 2019年是近年退市家数最多的一年。 12月17日,证监会上市部副主任孙念瑞公开表示,今年A股...

  大胆猜测,水面之下,仍有大量上市公司在勉力维持。

  华商韬略 作者丨王巍峰

  12月28日早间,历时四年多、历经全国人大常委会四次审议的新证券法,终于获得表决通过。

  “2019年是近年退市家数最多的一年。”

  12月17日,证监会上市部副主任孙念瑞公开表示,今年A股上市公司退市家数达到18家。

  回顾过去的28年,A股年平均退市还不到2家。

  这背后,意味着2019年上百万股民受到波及。

  “我(4月)25号买的股票,你们29号开市就停牌了,那是我一辈子的心血,你就告诉我如果退市了,我还能拿回来多少?”

  今年5月17日,在千山药机(维权)的年度股东大会上,一位中小股东向刘祥华发起质问。

  ▲千山药机的年度股东大会

  刘祥华,“制药设备第一股”千山药机董事长,当场驳斥:

  “现在你不需要知道,也没有意义,我们今年一直在发暂停上市的风险提示,本来你买的心态就是赌博,我们这个股票的状况也适合你买股票的心态。”

  当然,刘祥华也正面回答了问题:“退市的话你颗粒无收,恢复上市可能回报很多倍。”

  此次股东大会召开前,千山药机已被暂停上市。停牌前股价3.81元/股,相对于最高时109元/股,降幅达96.5%。不过,股东们似乎没有太过担心。

  2017年12月,千山药机就被停牌过,但很快复牌,很多股民也因此吃到了肉,皆大欢喜。

  今年,证监会没有再给千山药机的4.8万名大小股东“涨很多倍”的机会:

  12月2日晚间,千山药机发布公告,称已收到中国证监会下发的《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》。

  千山药机退市已是板上钉钉。至于退市后股民能拿回多少,倒可参考刚刚完成退市的长生生物。

  去年7月长生生物被爆“疫苗造假”。今年1月,深交所向长生生物发布退市公告,并于10月8日正式做出终止上市决定。

  长生生物由此成为A股第一只重大违法强制退市股。一般来说,被确认退市之后,退市整理期有30个交易日。

  去年7月,长生生物股价最高点达到25.3元/股。退市整理前,其股价为1.51元/股,较历史高点已经跌去94%。11月26日,长生生物在A股最后一个退市整理交易日的股价定格在0.77元/股,较1.51元又跌去一半。

  由于接盘侠很少(原因大家都懂得),交易量很小,2万多股民中大量的散户没机会逃出。

  但在2019,千山药机、长生生物的股民们绝不孤独。

  中国最大的晶硅太阳能电池生产企业海润光伏的股民,也有着同样遭遇。

  今年5月17日,上交所向海润光伏发出终止上市的决定。海润光伏于当月27日进入退市整理交易期。7月8日,海润光伏以0.12元/股的价格,刷新A股最低股价记录。

  最终,海润光伏的千亿梦想,终止于7.56亿元,20多万股民欲哭无泪。

  与海润光伏同一天被终止上市的,还有ST上普、ST华泽、ST众和3家企业。

  “当初持股市值30万元,如今剩下的恐怕只有3700元了。”有ST华泽的股民自己算出了退市后还能拿回多少钱。

  最让人费解的一家退市公司,是2010年上市的雏鹰农牧。

  今年猪肉紧缺猪价紧张,雏鹰农牧竟曝出“饿死150万头猪”的消息,并在10月15日“迎来”自己的最后一个交易日。

  最终,曾经风光无限的“中国养猪第一股”股价定格在0.68元/股,相比2015年高位缩水98%,18万股民腰包被掏空。

  2019,A股怎么了?或是说,这些上市公司怎么了?

  “在他住处搜出现金约2.7亿元,一张张地叠起来,差不多80层楼那么高……”

  2018年4月,建国以来第一大金融腐败案事发,拥有“100处房产、100个情人、100个关系人”的赖小民被抓。这意味着,中弘股份实控人王永红的后台倒了。

  同年8月15日,中弘股份遭到立案调查,股价应声跌停。11月16日进入退市整理期。

  中弘股份历史最高价37.66元/股,最终“收官”于0.22元,留下百亿债务。王永红则携70亿元逃到香港“望北楼”,不再回来。

  ▲中弘股份王永红

  27万股民的钱就这样打了水漂。

  中弘股份不仅是A股史上首例因“一元退市法则”(连续20个交易日,票面价格不足1元)而强制退市的企业,也是“割韭菜”的典型。

  王永红的成名作是“北京像素”楼盘,这曾让他一举赚下50亿。然而,此后他就不再关注地产,而是热衷于做一个“资本玩家”。2010年,王永红“借壳”ST科苑进入资本市场。ST科苑后改名为中弘股份。

  从“北京像素”时代,王永红的江西老乡、时任华融董事长赖小民就是其最大的靠山。但王永红在股市“割韭菜”却是仰仗另外一位朋友。

  2016年12月,“私募一哥”徐翔400亿股票操纵案曝光。青岛中级人民法院指出,2010年至2015年,与徐翔合谋的共有13家上市公司董事长、实控人。王永红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他们合伙“割韭菜”的手段也并不复杂,和港股的“老千股”如出一辙。

  自2010年“借壳”上市以来,中弘股份先后炒作矿产资源、网游手游、文化旅游等新概念,有节奏地释放利好消息。徐翔等人则在二级市场利用私募基金的资金优势拉抬股价,协助王永红们在高位减持套现,套现后团伙成员再内部分成。

  据悉,王永红前后减持套现涉案金额超过16.6亿元。

  今年退市的海润光伏,就与中弘股份颇为相似,不仅主营业务不行,董事长、实控人也都喜欢“暗箱操作”。

  在2012年2月上市第7天,海润光伏就赶上《太阳能光伏产业“十二五”发展规划》国家级政策扶持,很快就开启疯狂扩张模式。

  2014年光伏政策变动,海润光伏陷入困境。眼见2013年、2014年连续亏损,前三大股东杨怀进、九润管业、紫金电子动了“歪心思”。

分享到: